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极乐之行
极乐之行

极乐之行

极乐国,即极乐之意。船员们告诉阿兵这个国家有特殊的风俗,就是以性为-
乐,以性为尊。在这个国家里,一年中有一个月的时间,男人和女人可以随心所-
欲的和自己喜爱的人行房,而在此月内怀孕而生的所有男人都可以成为国家神殿-
的享供者,受到国家的供养,称为圣子,而所有女人可以受到国家的教育,成年
-以后,受到国民的尊重,称为圣女。
--
  他们认为自己的生息繁衍都是来自于男女之事,而男女事又可以让所有人体-
会到神所赐的欢乐,所以,在这里男女之事不是羞耻之事,而是成了最为神圣之-
事,每年都会有一个圣月,就是所说的那一个月,而在这个月中所生的婴儿,也
-被认为是神所赐于国家的最为重要的人,所以才会称之为‘圣’。
--
  但也很奇怪,就是在这个月中,所生的婴儿却比往日要少了个七八成,所以-
更加让这个国家的人相信,那些所生的婴儿都是神为国家而下降到人间的圣者。-
正好这次我们可以赶上他们今年的圣月,你说是不是可以好好玩玩呀?-

-  阿兵从来没听说过世界上竟然还有过这样的国家,看来历史是把这个国家给-
遗忘了,阿兵心里想着。这时那个给他介绍的水手又说了:‘可是你的这两位美
-人可就不能下去了,不然,也会被……’水手说着说着,就色迷迷地对着思思和-
小盈笑了起来,笑得思思和小盈是留也不是,走也不是,只得红着脸,往后躲。-

-  阿兵看到她们的样子,心里感到无比的受用,虽然和思思还没有夫妻之实,
-可是看着思思和自己相处的样子,这个少女也是芳心暗许,还有一个小盈,让他
-享尽了人间的美事。他有时自己都奇怪,怎么在二十一世纪和在这一千三百年前
-的唐代,自己的命运怎么会差的这么多?阿兵把自己的心思收了收就说:‘你们
-要不要去看看呀?’说着的时候,满脸的坏笑。-
-
  思思红着脸,低头不语,而小盈就扭起阿兵的胳膊说:‘你坏笑什么?怕我-
们不去,你好干坏事呀?!’-
-
  ‘那你也和我一起去呀,我们一起……’阿兵边笑边说,最后竟笑的说不下
-去了。
--
  ‘谁要去?那地方简直都,都……’这回小盈也红起了脸说不下去了。
-
-  ‘呵呵,好,你们两个就在船上吧,我回来给你们带些好玩的,好吃的,免-
得你们被别的男人给………哈、哈!’小兵笑着取笑着思思和小盈。
--
  船到岸了,思思和上盈果然没有下船,船上的水手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,
-这些天来,没有女人的滋味让他们受够了。阿兵自然也上了岸。这个国家里的人-
长的到有些像现代的南亚人,皮肤要比黄种人黑,但比黑种人要白,不过,那时
-的人可不知道有什么四色人种!-
-
  阿兵走在路上,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人,想着:也不知道那些水手都跑到哪
-里去了,算了,自己走吧。-
-
  他自己在街上就这么乱逛,忽然看见,前方有一处府院,院中高楼林立,在-
那座小楼上好像有一个女人,在了望着。-
-
  阿兵走近了一看,哇,真是一个美女,大概也就十八九岁,皮肤虽然微黑,
-可是那双大眼睛简直能把人的魂魄给钩出来。一头乌黑长发散在肩头上,在太阳
-的照射下闪着亮光,身上披着一条红纱。阿兵的眼睛都看直了,一颗心也被欲火
-占据了。-

-  他看了看四周没有人,又看了看墙并不高,就爬上墙,奔那个女人而去。那
-个少女看到阿兵竟然翻墙而过,竟有一丝惊奇,可能是还没有人是这么到她的楼-
前吧!
--
  阿兵虽然有色心,可是色胆还是差了些,但听到船上的水手说,这个国家现-
在可以找自己喜欢的女人做爱,看到这个少女,他自己就把持不住了。由于是午
-后,这个楼上并没有仆人服侍,也可能是仆人们也都找欢乐去了吧,阿兵直接上-
了楼。-

-  这时那个姑娘已经在门前了,问道:‘你是什么人,怎么能随便闯进我的房
-间?’阿兵一看这个姑娘,身高165左右,丰胸和肥臀在纤细的腰身的衬映
-下,显出绝好的身材。-

-  ‘姑娘有理了!我叫周兵,是从大唐而来的,刚才在路上见到姑娘,才忍不-
住造次,请姑娘原谅。’阿兵恭恭敬敬地说。
-
-  那个姑娘本来还是一幅怒容,一听是从大唐而来,就换成了笑容,说:‘原
-来是从大唐大国而来,素听闻大唐乃礼仪之邦,怎么也会逾墙而进入人家俬宅
-呢?’这个姑娘用一种轻蔑的语气问道。
--
  阿兵一听,嘿,这小妞,这次搞不好,还要给国丢脸?我可也是21世纪的
-大学毕业生!他想了想,就说:‘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求之不得,辗转反侧。
-看到姑娘,所以为了不辗转反侧,才翻墙而过,也算是尊从圣人的教诲,好逑淑-
女吧!’这位姑娘一听,一下子笑了起来,没想到,翻了个墙头,尽让他说出了-
遵从圣人之言。虽然这远离大唐,可是孔孟之道,对极乐国影响也颇深。-
-
  ‘好吧,既然你遵从圣人之言,那请进吧!’这个姑娘说着把阿兵让进了屋-
中。
--
  本来阿兵就是一个帅哥,再加上在网上所练就的乱侃的本领,竟也把这个姑-
娘逗的是哈哈大笑。这个姑娘叫泰吉青,他的男人在圣月自然不会放过偷鲜的机-
会,而阿青呢,平时心高,却没有能看上眼的,所以自己在窗边独望,没想到却
-望来了一个阿兵。
--
  阿青拿来了茶果,和阿兵边笑边谈。阿兵本来就来自未来,他的笑话和见识-
自然比那古代人要多的多,一会就把这泰吉青说的心悦诚服。
-
-  闲聊的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,皓月当空,泰吉青对阿兵说:‘周公子能否做-
诗一首呢?’
-
-  阿兵一想,做诗,天,做湿还差不多!但一看眼前美女,知道如果能成功,-
那夜晚必会有一番美景,想呀,忽然想起东坡的一首《水调歌头》,算了,就拿-
东坡的这首救急吧!‘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,不知天上宫阙,…………但愿-
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。’-
-
  阿兵背完了这首词,就说:‘阿青,明月如此美,星光如些灿烂,是否不要-
辜负此时美景呢?’把手伸给了阿青,阿青被阿兵的‘博学多才’折服了,脸一-
红,也把自己的手递给了阿兵。阿兵顺势一拉,把阿青拉入了怀中……
--
  ‘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……’阿兵说着,就把自己的唇印在了-
阿青的唇上。阿青此时也以情动,‘公子……’-
-
  阿兵用自己的舌头搅着阿青的舌,吸吮着,当然手也未空闲,在阿青的身上
-游动。阿青也配合着阿兵,吸着阿兵的舌,交换着他们的口水。阿兵的手停在了-
阿青的乳房上,真够大的,比小盈的还要大,阿兵的一只手都不能握住阿青的整
-个乳房!阿兵挑逗着阿青的双乳,隔着衣服也能体会到阿青的乳头,他们抱着,
-随着阿兵的侵犯,阿青抱着阿兵的手,越来越紧了……-
-
  他们缓缓地向窗边移动,月亮洁白的光照在了他们的身上。阿兵继续亲吻着
-阿青,手开始脱去她的衣服,阿青自然不会舍得阿兵那条香舌离开自己的唇,就-
扭动着身子配合着阿兵的手。
-
-  月光撒下,如涓涓的流水,从阿青的秀发上,流到了阿青傲立的乳上,点点-
滴滴,又滑落到了那双腿间的毛发上,如奶般,似隔着纱,引诱着男人的感官。
-阿兵离开了阿青的舌,看起了阿青。
-
-  阿青用手遮着自己的羞处,低声问:‘公子,你看什么?’
--
  ‘好美呀,像维纳斯的雕像一样,真美!’阿兵由衷的赞美着。-

-  ‘维纳斯是什么?’阿青不明白阿兵赞美她所说的东西。
--
  ‘是最美的,是女神……’说着就把阿青又拉过来,开始含起了她的乳房。
--
  ‘啊……,我很美吗?’阿青呜咽着说。-
-
  ‘美,真的好美……’这话从那含着阿青乳房的嘴里说出来就有了些含混。
-
-  阿青已经再也说不出话来了,因为阿兵的嘴里含咬着她的乳房,那手已经在-
那片土地上耕耘,潺潺的泉水似回报般地涌向了那片要进行播种的土壤。这时的
-阿青已经只能闭起眼睛来享受了,她的丈夫从来没有给她过如此的感觉,这么体-
贴,又这么温柔……
--
  阿兵把自己的手指伸到阿青的阴道中,让他去为自己开拓新的道路,那里很-
温暖。阿兵让阿青扶在窗边,让月光照在阿青的身上,从后面进入了阿青。抽动
-着,阿青的头伴着月光流水,时而如无声溪水落下,时而如山涧急涌,奔腾不-
息,阿兵也是用手抱着阿青的身体,手中握着她的乳房,一下一下,快速而有力
-的进出着。星光下,两个人的双腿之间,一丝粘液如蛛丝一样,垂到地上……
-
-  阿青无意识地呻吟着,还有那噗噗的声音,是进出阿青身体时那汁液所发出-
的,‘嗯……’阿青的全身又是一阵抖动,一股阴精又冲到了阿兵的龟头上,阿-
兵也觉得腰一放松,精液就如放开的野马,全部奔向了阿青的子宫……-

-  经过和小盈的生活,阿兵的能力已经变得十分的成熟和勇猛了,他把现代的-
技术全部和小盈进行了实习,当然收到了非凡的效果。这次,阿青也尝到了变为-
成熟男人的阿兵的历害。-

-  射出精后,阿兵抱起阿青躺到了床上,他们谁也没管那顺着阿青阴毛淌出的
-粘液,这次做爱让他们都体会到了高潮,而高潮会让他们感到了万分的疲惫。就-
这样,阿兵和阿青抱着睡着了。-
-
  睡到不知什么时候,阿青醒了。她看着阿兵,在月光的照耀下,阿兵更显得
-英俊潇洒。看着那已经软掉的阴茎,想着刚才他带给自己的欢乐,阿青不自主地
-用手抓起了它。-

-  在梦中,阿兵的阴茎有了一些增大,看着它有些变大,阿青的脸红了,可是-
在她的国家里,性的技巧是可以轻易得到的,当然,她明白口交。阿青把阿兵的
-阴茎含在了嘴中,吸吮起来。阿兵的阴茎硬了起来,阿兵也醒了,看着阿青,阿-
兵并没有让阿青知道自己已经醒来。吸吮着阿兵阴茎的青,也感到被阿兵的阴茎-
挑起的感觉,自己的一只手伸到了阴部,用手指抚摸起来……-

-  ‘嗯…………’阿兵再也不能装睡了,一下子抱住了阿青的头,一下子把自-
己的阴茎全部塞进了她的口中,阿青被这一下子倒吓住了,差点吐了出来,她一-
看是阿兵,害羞地打了阿兵的阴茎一下,‘让你坏……’-
-
  ‘哟,好疼呀!’阿兵装着说。
-
-  这倒把阿青给骗了,‘真的疼吗?我没使劲打呀!’阿青关切的问。
-
-  ‘是呀,要你好好的赔不是的……’说着就又把阿青压在了身下,大力的抽
-送起来。
-
-  太阳出来了,床上有两个人,赤裸着身子,床上液迹斑斑,那是他们两个人-
昨夜的纪念。
--
  阿兵又陪着阿青一整天,这一个白天一个黑夜,他们做诗,谈天,还有吃
-饭,就是做爱。
-
-  转眼下船已经两天了,阿兵要回去了。阿青很是舍不得这么一个英俊而又博
-学的男子离开。阿兵走时,阿青送给他一个香囊,说:‘但愿君心似我心,定不
-负相思意。’阿兵给了阿青一个深深的吻,离开了。-
-
  回到了船上,其它的船员们也都没有回来。小盈看然阿兵回来,当然是醋坛
-子都翻的没有了!上去就问:‘有没有给我们带回来好东西呀?’
-
-  ‘这个,这个……’阿兵和泰吉青在一起,把买东西的事都忘掉了。-

-  小盈噘起了小嘴,表示不满,阿兵看到这,上去就给小盈一个吻,‘对不起
-了,老婆。’-

-  小盈看到思思也在身边,脸腾就红了,‘去你的,不知道嘴上还留着哪家女-
人的味道呢!’但说的时候,却是充满嘻笑。
-
-  思思和小盈给阿兵准备了一顿很丰盛的晚餐,然后小盈像是宣布一件很大很-
大的事情似的说:‘今天,由我孙盈给周兵和纪思思作证,两人结为夫妻,白头-
偕老……’-

-  思思和阿兵一下子也都被小盈的举动搞蒙了,思思拉住小盈的手说:‘小盈
-妹妹,你在搞什么鬼?’-

-  ‘思思姐姐,我知道你早就喜欢我老公了,而我老公也是个花心的东西。’
-说到这,小盈对阿兵做了一个鬼脸,‘你们也是两情相悦,更何况思思姐姐也是
-孤零零一个人,你也嫁给姓周的,我们做个好姊妹呀!’
-
-  思思一听这话,脸更红了,低下头说:‘妹妹你……’
--
  这时小盈对周兵使了一个眼色,可周兵看着小盈还是有些难为情,小盈手里
-拿起了一杯酒塞给了阿兵,又拿起了一杯塞给思思,自己也拿起了一杯,说:
-‘我们就喝个三交杯酒吧。’说着,就按着思思喝了下去。然后就说:‘入洞房-
喽!’说完就把思思和阿兵推进了房里。
--
  关上了房门,小盈才收起了笑容,面色沉重起来。她很理解思思,因为她和-
自己一样,都已经是无依无靠了,也都是女人,也知道思思对阿兵的想法,她同-
情思思,也喜欢这个姐姐,所以,她宁愿把自己最亲爱的丈夫分享给思思做一颗
-擎天柱,可以让思思伤受的心有一个停靠的港湾。-
-
  小盈靠坐在船窗边,望着明亮的弯月,诵着李白的那首诗:‘床前明月光,-
疑是地上霜。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。’这时,两行泪顺着小盈的脸颊流了下
-来……